2023年11月4日

教育部提醒您选择赴澳留学需谨慎 出国留学已成为新趋势

作者 admin

澎湃新闻记者 程婷

2月5日,教育部发布2021年第一号留学预警,提醒海外学生充分做好安全风险评估,谨慎选择赴澳留学或回国。

教育部在留学警示中提到:近期,澳大利亚多地发生袭击中国留学人员的恶性事件,对中国在澳留学人员的人身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当前,全球COVID-19疫情依然十分严峻,国际旅行仍然存在很大风险。

澳大利亚有大量中国留学生。 作为学习目的地,它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 在当前环境下,您如何看待澳大利亚或其他国家的留学情况? 留学领域将会出现哪些新的变化和趋势?

近日,澎湃新闻采访了多位从事留学管理服务和研究的专家学者,对这些问题一一剖析。

移民的“跳板”和留学价值链的末端

有多少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留学?

澳大利亚移民与边境保护局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7年,中国赴澳留学人数连续六年快速增长,增长率高达128%。 2019年,中国赴澳留学签证数量为51,896个。

此外,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常务理事陈志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 仅2020年,在澳注册的中国大陆留学生人数就超过22万人。

为什么这么多学生去澳大利亚留学? 陈志文分析指出,澳洲留学的突出特点之一就是移民。 与移民相关的专业有很多。 通过出国留学,可以获得移民优先权; 如果您的孩子在澳大利亚学习,他们的父母可以获得随行签证。

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留学服务分会秘书长尹凯也提到,近年来,一些打算移民的家长会考虑送孩子去澳大利亚或加拿大留学。 不过,尽管加拿大相关政策收紧,但澳大利亚仍有政策优势。

但另一方面,尹凯指出,澳洲留学也有其不足之处——澳洲硕士课程的学制一般为1.5-2年。 近年来还增设了学制1年的硕士项目。 如果国际学生选择了课程较短的专业,那么在留学期间能学到的东西就会非常有限,而且很难有足够的时间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 这不适合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高层次人才。

陈志文表示,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英联邦国家一直将教育视为重要的服务贸易或产品,留学是澳大利亚的重要支柱产业。

“从这个角度来看,澳大利亚其实把留学当成一种赚钱的方式,而且录取门槛并不高。” 陈志文表示,事实上,澳洲留学处于留学价值链的末端。

陈志文还指出,目前在澳留学的学生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受澳大利亚政界人士反华态度影响,近两年澳大利亚政坛和社会领域出现了狂热的反华浪潮。 这也是近期在澳发生多起针对中国留学生的极端恶性事件的重要原因。

疫情、线上教学、反华情绪带来多重挑战

在当前大环境下,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或其他国家留学的情况如何?

对此,中国教育科学院国际比较研究所副研究员秦琳认为,在疫情背景下,一方面,当前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留学目的国英国以及一些欧洲国家应对疫情不力,情况还在恶化。 。 在这种情况下,跨境旅行和学习居住面临一定的风险。

另一方面,主要留学目的国受疫情影响,高校纷纷聚焦线上教学。 线下教学何时恢复仍是未知数。 但不同机构、不同课程、不同教师的在线教学水平各不相同,教学质量难以保证。 这些情况可能会对留学生在国外的学习和生活以及毕业后的留学经历和求职产生一些不利影响。

澳洲留学的情况更加复杂。 秦林指出,一方面,澳大利亚自2020年春季起对中国等国启动边境禁令,截至目前,仍有大量留学生无法返回澳大利亚学习。 其中,仅中国学生就有约6.2万人。 而且长期以来,澳大利亚官方并未明确何时解除禁令,允许国际学生和其他外国人入境。 远程在线学习原有的体验和学习效果并不好。 再加上政策形势不明朗,这对于目前留学生以及想要出国留学的学生来澳洲留学的信心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不仅如此,在疫情背景下,澳大利亚政府推出的许多救助措施都体现了优先考虑本国公民的特点,并不包括留学生和其他外籍人员。 这也将影响澳大利亚以往作为留学移民热门目的地的形象。

秦琳还指出,另一方面,澳大利亚政客和媒体不时发表反华言论,煽动社会情绪; 加之疫情对其经济造成巨大影响,澳大利亚种族歧视有所加剧,尤其是针对亚裔和华人的歧视性言行时有发生,这给留学生的安全带来了挑战。

“所以,我预测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的学生可能会改变2021年赴澳留学的计划。” 秦林说道。

新趋势:出国留学增速明显下滑,目的地分散

事实上,大环境的变化和疫情的影响正在悄然影响着留学趋势。

尹凯指出,疫情期间,中国学生申请出国留学时,留学国家不再集中在一国。 很多人会同时申请多个国家。 也就是说,中国学生的留学目的国比以前更加分散。

在提出类似观点的同时,陈志文也指出,疫情发生前,出国留学已经出现下滑,表现出缺乏成功; 疫情的出现,使留学拐点提前,平台期发生变化,出国留学人数快速下降。 。

“2019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突破70万人,创历史新高,并持续增长;但持续增长的背后,出现了明显的疲态。根据美国门户开放报告,2018-2019学年今年,中国依然是美国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国,赴美留学人数超过37万人,但这一数字实际上只比上年增加了6000人,是近年最低的。过去10年仅为高峰期的1/7。赴美留学人数已连续6年同比下降——这显然不仅仅受到特朗普政府的影响。” 陈志文表示,“类似的现象在北美另一个重要的留学目的地加拿大也出现了。虽然在加拿大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也持续增长,但近年来无论是增速还是绝对人数人口数量有所下降,达到过去10年来的最低点。”

陈志文进一步指出,如果没有疫情,中国留学的发展趋势可能会像日本一样。 经过20年的快速增长,随着发展差距的缩小、留学意愿的下降以及出生率的下降,留学将迎来一个平台期。 ,然后缓慢下降,呈现梯形发展轨迹。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正在改变这一发展轨迹,短期内将梯形发展轨迹变成三角形,加速留学山顶的到来,导致数量短期快速下降。出国留学的学生人数不会出现平台期。 “当然,从长远来看,会有一个隐藏的平台期,出国人数会保持在同一水平,但快速增长的时期已经完全过去了。” 陈志文补充道。

未来留学将出现哪些新趋势?

陈志文认为,在留学目的国进一步多元化的同时,日本或将成为中国学生的留学热点。

“首先,日本高度发达; 其次,日本的高等教育水平较高; 第三,日本的出生率下降增加了潜在的就业机会,增加了对留学生的需求; 第四,日本大学众多,住宿能力充足。 “第五,日本留学费用相对较低,这也是一个突出的优势。” 陈志文分析指出。

陈志文还指出,虽然留学整体增长会停滞甚至下降,但硕士层面可能会有比较明显的增长趋势。 这主要是因为疫情等多重因素叠加造成就业困难,导致大量学生选择推迟就业继续学业。 随着国内研究生招生竞争日趋激烈,部分人将目光转向出国留学,这将直接推动出国留学研究生(主要是硕士生)数量的增长。

陈志文分析,在出国充满未知和变数的情况下,在国内接受国际教育将成为理想的替代方案。 因此,无论是中小学的国际学校,还是大学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都会有短期的发展机会。

对于目前是否出国留学的问题,陈志文表示,“一般来说,在经济能力允许、安全有保障的情况下,我是支持出国留学的,因为出去看看世界,对个人成长非常有利。” ,我反对中小学出国留学,即小小年纪就出国留学,主要原因是风险大,“拒绝率”高;大学毕业后,应该出国留学的理想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