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12日

哥学院华裔学姐心路历程:我如何成为了顶尖大所合伙人?

作者 admin

成为顶尖律所的合伙人对许多法律人来说职业生涯中一个非常大的成就。要达到这个目标需要满足一些条件,比如优秀的法律教育背景、工作能力、人际交往能力等,但这个过程并没有固定的公式可以套,每位合伙人在成功道路上都有着不同的经历与感悟。今天让我们来听一位年仅35岁就已成为顶尖大所合伙人的哥大学姐是怎么说的。

今天的主人公名为Michelle Chen,是顶尖大所Sullivan & Cromwell的华盛顿分所合伙人。她于2012年毕业于哥伦比亚法学院,主要业务领域包括银行监管、金融服务、并购以及投资管理。

A: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我在律所期间的许多日常工作都保持不变,但与此同时它们又以一些微妙的方式与此前有所不同。从成为律师的第一年起,我就经常从事跨越各种领域的业务,这既是S&C对律师的管理方法,也反映了我对从从事各类业务的渴望,无论是监管、交易还是其他咨询业务。我不断地学习并发现,自己在一种业务上的工作能够促进另一种业务能力的增长。比如说,我在监管事务上的工作使我对交易业务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而证券发行领域的工作又使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并购律师。

当我成为合伙人时,我的执业领域继续扩大,并且这种扩大仍然可以为我带来优势,只是其中的原因和之前有所不同。还是一名普通律师时,许多新的机会是通过我和律所其他律师和客户的关系而产生的。如今作为合伙人,这种情况仍然存在,但是我也在更大程度上看到了主动出击的重要性——不仅仅是在客户遇到法律问题时准备好帮助他们,还要预测这些问题会是什么,并让他们知道我们会帮他们解决这些问题。从普通律师到合伙人的转变在很大程度上是我所了解的工作的延续,只是在工作重点和看问题的角度方面有所转变。

A:我认为是这些年里我和律所中的其他律师以及客户所建立起来的关系,包括那些我刚加入律所的时候以及成为一名资深律师后遇到的人。做一名律师既要有工作技能,也要有人际关系方面的能力,这样才能成为一名受信赖的法律顾问,特别是在一些重大、复杂、紧迫的事务中。

此外,我职业生涯的发展也受益于金融服务行业中发生的一些变化。我是在Dodd-Frank法案(被认为是上世纪30年代之后美国改革力度最大、影响最深远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颁布之后不久开始执业的。在职业生涯的初期,我的相当一部分精力都集中在监管事务上。随着行业的发展、市场趋势的变化,我在成长为中级律师和资深律师的过程中开始从事更多的交易性事务。

A:对于能和一群聪明且能提供支持的同事一起工作,发展现有的业务,开发全新的业务并支持下一代年轻律师的职业生涯,我感到很兴奋,也感到非常幸运。

在担任associate时,我的关注重点通常放在比较近期的目标上,比如准备一份法律问题的分析报告、根据客户的商业目标起草一份周全的交易协议等。这些任务直到今天仍然是我需要考虑的,但我现在也有了长期的战略性的目标,那就是我能做什么来保证客户以后在遇到新的、最重要的法律问题的时候仍然会来向我们寻求解决方案?这个目标在让人感到兴奋、富有挑战性的同时,也非常让人有成就感。

A:我会告诉自己不要过于担心执业领域的细分,即便其他律所可能是这样做的。我会建议自己去享受广泛的、跨领域业务所带来的成就感、挑战以及机遇。

A:关键是要意识到开发业务的机会无处不在。今天的工作是为明天的工作开发业务,当前的同事可能会成为未来的客户。有些事情可能看上去会更偏向业务的开发,比如参加一些会议或者发表一些文章。但归根结底,客户寻找的是一名可信赖的顾问,因此与现有客户、同事或其他人的每一次互动都是展现顾问能力的机会。

虽然疫情和远程办公让线下的互动变得更为困难,但是一些新科技,比如视频会议工具为人们提供了有效沟通的新方式。此外,我认为必须在短时间内迅速适应远程办公的共同经历也让这种过渡变得更为顺利。

A:你需要对客户服务表现出奉献精神,也需要对法律保持智力层面的兴趣。这不仅仅是努力工作或者积极响应的问题,尽管这些也是非常重要的。对客户的奉献并不仅仅是解答他们的问题,而是要在他们提出要求之前就积极主动地寻找机会去帮助他们。法律和监管的框架不断发生着变化,而合伙人是一个可能持续数十年的职位。你不仅需要对现在的业务感兴趣,还需要成为一个领域的领导者,并做好这个领域在你的职涯中不断发生变化的准备。

年轻的从业者往往在表现专业知识、工作能力方面存在持续的压力。向他人寻求帮助可能会让人感到不自在。我在这方面学到的最重要的经验是咨询他人和促进合作的重要性。咨询他人能帮助律师解决他们的疑问,同时也是合作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个动作能向我们最年轻的律师关注正确的价值观和工作习惯,使法律执业变得更富有教育性和趣味性,同时也能促进团队合作,整合不同的观点并让整个律所的专业知识可以随时用于服务客户。

A:疫情教会了我适应困难并且在困难的情形中找到机会的重要性。2020年3月,我在纽约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刚好就是纽约第一次封城的时候。当时的情况非常糟糕,但最终这种困难也带来了机会。通过远程办公、新科技的普遍应用,以及在律所同事的支持下,我意识到我在维持全日制工作、晋升为合伙人的过程中有了更多和孩子相处的时间,这在疫情前是不可能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