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12日

没有美本背景的JD如何在美国法律行业成功?来看这位华裔学姐的合伙人之路

作者 admin

JD申请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非美本申请者,有些申请者会担心念法学院之前没有美国背景可能会对JD毕业后的就业不是很有利。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但也不是太有必要。因为美国法学院的JD项目本来就是培养美国律师的,申请者被录取就意味着学校认为你是有很大潜力成为一名成功的美国律师的,而且事实证明,本科非美国背景的JD不仅能成功进入美国律所,而且能成为美国律所的合伙人,今天我们就来看一个这样的案例。

A:我念法学院是希望成为一名医疗设备行业的专利律师。我有生物医学工程的本科学位,此前也在医疗设备公司担任产品开发工程师(根据她的领英账户以及Knobbe Martens网站披露的信息,Sabrina本科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Knobbe吸引我的第一点是其医疗设备业务组的规模以及广度。这让我相信自己和这家律所是互相匹配的。Knobbe的客户群和法律团队可以让我构建起一个专注于医疗设备行业的职业生涯,这也是我的热情所在。我的技术经验将帮助律所更好地服务于客户,因为我知道客户端是如何运作的。客户也明白他们的专利律师拥有相关行业经验的价值。

另一个吸引我加入Knobbe的特质是这里的团队文化。工作和客户会交给律所里具有相关专业知识的律师,这使得大家都能愉快地发挥各自所长,并培养了律所内部的协作精神,而非互相之间的竞争关系,这最终提高了客户服务的质量。Knobbe的团队氛围能促进智力上的进步,这一点也是非常吸引我的。

A:最让我出乎意料的就是没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当然,晋升为合伙人后,有一些后勤方面的变化,但是从associate到partner的转变给人的感觉是循序渐进的,并非一夜之间发生的。我认为这是因为Knobbe从律师进入律所的第一天起就开始为他们成为合伙人做准备,律所会给律师很多责任,并帮助他们开发法律执业技能和面向客户的技能。

A:我认为并不是在某个案件中的突出表现成为了这个决定性因素。始终如一地处理好所有案件,并且让客户满意是更有可能的一个关键因素。此外,在评估合伙人资质时,律所也考虑了我是否已经拥有了“合伙人技能”(partner skills)。这些技能包括管理客户的期望和预算,指导初级律师,并积极地参加律所的业务开发和招聘工作。

Q:你认为成功的业务开发的关键是什么?当所有人都在混合工作制中摸索时,你是如何获得职业上的成长的?

A:我认为成功的业务开发的其中一个关键是保持并持续积累你的个人和职场中的人际关系网。让一位已认识你一段时间的人来介绍新客户,效果往往会更好。之前的工作经验以及工作之外的兴趣爱好也有助于促进人际关系的多样性。

混合工作制并没有对客户关系造成太大的影响。我们的客户分布在全球各地,因此在疫情前我们就是通过视频会议来沟通的。混合工作制对同一间办公室的同事之间维持关系造成了一些困难。我人在办公室的时候会尽量安排线下会议,和大家一起喝咖啡、吃午餐,而且会刻意去找在办公室的同事说话。从好的一方面来说,我们变得更适应和其他办公室的律师合作,因为线上会面模糊了本地办公室和异地办公室的界限。因此,跨办公室的合作很可能因为混合工作制而变得更频繁了。

一位是Casey Chan博士,他在我本科的时候让我认识了医疗设备设计领域的迷人之处。大学毕业后,我在他的医疗设备孵化器VentureMD工作,负责研发新产品。我第一次从他那里知道了专利尽职调查。当我决定以专利法为职业时,他对我充满了信心。我成为合伙人时,他非常骄傲,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所有的商业伙伴。

第二位是Jarom Kesler,一位Knobbe Martens的合伙人,他在我建立自己的业务方面对我的影响最大。当我刚开始在Knobbe工作时,我得不到足够的工作量,因为我错误地将自己局限于某一特定的业务类型。感到绝望的同时,我走进了离我只有两扇门距离的Jarom的办公室,当时我认定自己的背景并不适合他的客户。Jarom鼓励我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开始让我做一些小项目,帮助我建立信心。如果不是当时他给我一个尝试的机会,我的业务就不会像今天这么多元,这么有意思。除了对我的法律执业技能以及客户沟通技能进行训练以外,Jarom总是在我需要职业规划建议的时候耐心地向我提供他的见解和反馈。和这么多像Jarom一样、乐意为律师的职业发展投入的人共事之后,我也变得渴望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接下来,定期(比如年终评估)寻求反馈,使自己的进步与律所的期望一致。当你逐渐接近合伙人的位置时,可以找几位晋升不久的初级合伙人谈谈这个问题。我找的那几位都很乐意分享一些关于他们如何向合伙人团队介绍自己的一些技巧。